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移动迷宫】【Newtmas】空心人

Newtmas 无差,带一点GMG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Thomas死亡预警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这就是世界终结的方式。

Not with a bang but a whimper. 

不是一声巨响而是一声抽泣。

 

 

1.

Thomas总是很忙,避风港想要从一无所有发展起来,要做的事实在太多。但是他从不会忘记去看看那块刻满名字的石碑,因为这能让他回想起林地里的那面墙。偶尔不太忙的时候,他还会带一罐Gally新酿的酒,坐在石碑下,喝几口,说些琐事再回忆过去。

 

Thomas学着Newt信中说的那样念出他们的名字,Alby,Chuck,Winston,Teresa,……还有Newt。一边念一边抹去大概是被酒呛出的眼泪,Thomas觉得他应该永远也喝不惯这个东西。

 

被送进迷宫之前的记忆模糊而零碎,Teresa,Ava,无数的白大褂,还有封闭仓里模糊不清的脸,每天都能多想起几个片段,而强行回忆使他痛苦,所以他干脆不再去想。但他清晰地记得那天,传送箱隆隆作响,动物的嚎叫,惨白的光线,头顶的机关打开,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还有那个比阳光还要耀眼的少年。

他记得清清楚楚,就仿佛他的生命是从那天开始。

 

林地里度过的日子,相对来说是最轻松的,Thomas想念那里的一切。当然不只是他,Minho,Gally,Frypan,他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大概多少都带着点私心,这使得避风港总有着几分林地的影子。

就比如这块石碑就是Gally的点子,在最开始他甚至妄想把这里造得和林地一模一样。

“你们猜最后怎么着?Minho冲过去就是一拳,他们两个就为此打了一架。当然最后是Minho赢了,这点毋庸置疑。他扯着Gally的领子对他吼,就算把这里建设的一模一样这里也不是林地。不会再有第二个林地了。”Thomas勉强扯起的嘴角落了下去,“不会再有了。”他拿起手中的瓶子猛灌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酒撒在了石碑下。

 

“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2.

“抱歉,今天来晚了。”Thomas一瘸一拐地走到石碑这里坐下。他的手臂上多了几道新伤,能看出涂了药,但还没来得及包扎。

“Gally不肯把酒给我,说什么受伤了喝酒不好,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究了。”Thomas撇了撇嘴。

 

今天是Thomas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参与狩猎,之前所有人都觉得他需要多修养,就算他再怎么说他已经完全好了也没用。所以Vince只是让他看看哪里需要帮忙就去搭把手,Thomas觉得他的骨头都要生锈了。

今天终于松口了,同意让他一起去树林里找点食物,却没想到直接撞上了几头狼。狩猎队的大家对视一眼,非常有默契地直接分头夺路而逃,这些伤就是Thomas在跑的时候不小心在树上刮了好几下还摔了一跤。虽然回来之后被强制要求再去床上躺几天观察观察,但是奔跑让Thomas觉得他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林地,回到了他还能被称之为runner的时候。

Minho,迷宫,地图,还有鬼火兽。

哦,还有那些守则。Thomas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条是“永远不要停止奔跑。”

 

当然了,最开始的时候Thomas其实是偷跑进迷宫里的,那时候他还只是“菜鸟”,而Gally总是看他不怎么顺眼。感谢Newt,只是让他关一天禁闭不给饭吃,还正式宣布他从明天起就正式成为runner了。更别说晚上Chuck……

Thomas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了下去,“晚上Chuck还给我带了吃的。”他屈起手指像是要握住什么,只是那个木雕之前被他遗失在焦土上了。

Thomas直起身,手指划过Chuck的名字,“我很抱歉。”他闭了闭眼睛,“以及谢谢你,还有Newt。没有你们,这条路我走不到这么远。”

 

“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3.

Thomas满脸通红,脚步带着点几分踉跄,眼睛却是亮得像是要发光。他走向石碑,手里拿着一个做工粗糙的木制杯子,身后人声鼎沸篝火冲天。

他跌坐下来,背靠着石碑,凉意透过薄薄的衣服让Thomas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清醒了一些。

 

“是不是和我刚进林地的时候有点像。”Thomas把手举高,冲着月亮敬了敬酒。“我们到这里差不多一个月了,Vince觉得需要找个由头庆祝一下,说是可以凝聚人心,而Frypan非常自告奋勇,我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都喜欢他的炖菜。”他把手收了回来,双手捧着杯子却没有喝,“我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好好享受了。那时候我连名字都还记不得,却是一门心思想着迷宫,想着出去。”

那个时候的Thomas和今天一样,远离了人群,呆滞的盯着迷宫,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而Newt态度强硬地插了进来,但他的话里却满是和动作的相反的安抚的意味。他总是看着Thomas,Thomas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每次转头都能望进他的眼睛里,姿态坦荡,却偏偏让人觉得心里天翻地覆。

他们对视,Thomas几乎产生了时间就要停止在那一刻的错觉,但Newt先一步转过头,拉起Thomas,带着他在林地里参观了一圈。

然后就是Gally,挑衅而又嘲讽,成功激怒了Thomas,他怒吼着冲了过去,转头的瞬间他仿佛在Newt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逝的关心。不过Gally下手是真的黑,Thomas重重倒在了地上,头像是要炸开一样疼。不过还好,他想起来了他的名字,Thomas。

 

当时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胡思乱想,但是现在,Thomas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了那时的Newt身上。篝火给他披上了一层暖色,火光在瞳孔中明暗闪烁。他咀嚼时脸颊到脖子的线条,吞咽时滚动的喉结,大开的衣领口露出的锁骨,递过玻璃罐的修长手指,还有在接过Thomas喝过的罐子后印在了同一个位置的嘴唇。他控制不住地咳嗽了几声。

当时他们的姿势很适合接吻。

这个莫名冒出来的念头让Thomas觉得心慌,他拿起手中的酒杯,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的喝了一口,然后猛地皱起眉。他突然觉得这和以前喝过的味道不一样。

他摇摇晃晃的直起身来,把剩下的酒倒在了地上,“你们喝的次数比我多,尝尝味道是不是不一样了。”

 

“我明天再来看你们。”

 

4.

所有人都怕Thomas的伤会有什么后遗症,再加上最近他不知道怎么的天天咳嗽,都不让他干什么活。反抗几次没有用之后,Thomas便开始心安理得的偷懒。比如现在,Thomas把刀往身后一背,就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一旁的Gally瞟了他一眼,就当没看见,对着几个羡慕地看着Thomas背影的男孩吼道:“你,对菜鸟,就是你,别看他好好干活!还有你,他有什么好看的,快去找点肥料来!”

身后爆发出一阵起哄的大笑,Thomas不管不顾的只是往石碑的方向走去。

他的手指划过一个个名字,然后在触到Newt的时候停住了,心里微妙的升起了一股嫉妒,嫉妒起Minho,嫉妒这个名字不是他刻的。

Thomas最近越来越频繁地想起Newt,不,应该说他不管想什么都能想到Newt。就像今天,曾经他也是个被指使去挖肥料的人。说起来那次他们那时候在谈论什么?

“有人试过爬上去吗?”

“试过了,藤蔓没有到最上面。况且上去后要去哪儿?”

……

“那如果……”

“我们试过了,好吗?所有你能想到的我们都试过了。”

 

“We tried everything。”语气里是满是复杂。

Thomas的心突然一紧,他猛然想起在去营救Minho之前,Newt和他提起过,他曾经爬上迷宫的墙……然后跳了下去。

想到这里Thomas的头疼了起来,记忆的碎片涌出,脑海中仿佛视频播放一般的出现了Newt的身影。

Thomas“看到”他是怎么偷偷溜进迷宫,怎么爬上了目所及处最高的墙,又是怎么跳下来,宛如飞翔。

又是一阵剧痛,从胃里反了出来,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Thomas不由得佝偻下腰,拿手捂住嘴,咳得撕心裂肺。

 

等缓过来了,Thomas拿开手,却发现手心里有一朵小小的,紫色的花。

 

“Thomas你还好吗?”闻声而来的Minho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不知道,Minho。”Thomas有些茫然的站起来,脑海中还在不停闪过零碎的片段。

Minho看到了他还举在半空的,摊开的手,“这花是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Thomas还没回过神来,他的视线无意中扫过石碑上的某个名字,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五瓣的小花从他的指缝里掉落,Minho顾不上惊讶,安抚的拍着Thomas的背。好不容易等他平静下来,Minho拿起一朵放在眼前细细端详着。

 

“这是……桔梗?”

 

5.

“这叫‘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Brenda盯着手中破破烂烂的书,眼眶周围带着浓重的黑色,“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她看着Thomas的眼神复杂,“病因是暗恋,因为这份爱恋的感情太过深厚却无法传达。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得到两情相悦的吻。Minho你不要这么看我,我知道这听上去很可笑,但书上就是这么说的。”

“所以Thomas,你爱上谁了?”

Thomas只来得及摇摇头,然后侧过身,他的胃又开始抗议,喉咙痛的快要撕裂。无数的紫色小花落下来,铺满了他面前的那块地面。Minho无力地拍着Thomas已经能清楚摸到脊柱的背,“他这样已经几天了,还吃不进东西,得不到治疗会怎么样?”

 

“会死。”

 

Minho的手猛地僵住了,Thomas倒反而平静了下来。他安抚的拍了拍Minho的手臂,一只手握住了胸前的项链,眼神温柔。

这下他们还有什么不懂,Brenda捂住嘴留下一句“一定有办法的。”就转身跑了出去,而Minho近乎挫败的垂下头,苦笑着说:“从决定逃出迷宫起,每一天我都做好了会死的准备。而你这个冒失鬼,怎么死我都不意外,只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因为这个原因。”他轻轻地在Thomas手臂上捶了一拳,“你这个Shank。”

Thomas轻轻笑了两声,声音因为咳嗽变得异常沙哑,“我之前还嫉妒是你刻了他的名字,现在想想正好,你可以把我的名字刻在他旁边。”细碎的花瓣从他的嘴角滑下来,铺满了整个枕头。

……

“你知道吗,我才想起来,我在很久以前就喜欢他了,每天在监控室里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看他。我还是因为他才进的迷宫……”

 

6.

Thomas展开那封信,这是他第二次那么认真的,一字一句地看。一边看一边问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发现Newt的不对劲。那天是他第一次那么的坚决地要跟着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就像那是……最后一次。

他甚至有那么一点恨自己,“从你冲进迷宫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会追随你。我做到了。”是啊,Newt做到了,Thomas只是恨,他是那么近乎恬不知耻地享受着Newt的追随,却从来没想过原因,甚至视为理所应当。

他的体温还残留在他的指尖,他的心跳声还回响在他耳边……

喉咙里有血腥味冒出来,Thomas侧过头吐出一口血,血里是盛开的花。

 

他也曾希望过那个枪伤能够带走他,感染或者并发症之类的。但他痊愈了,也看到了Newt的信。

“未来在你手中。”“帮我照顾好大家。”“你值得拥有幸福。”

好吧,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呢?

他得了一种无药可救的病。

 

Thomas重新把信折好放回项链里,看着那摊血心中有了几分预感。他艰难地爬下床,一撩开门帘就看到了在外面守着的Minho。

“我觉得就是今天了。”Thomas扶住Minho的手臂,脚步蹒跚。他已经瘦得脱型了,只剩下了一把骨头,脸颊深凹进去,仿佛一碰就会碎。Minho沉默地搀扶着他,往石碑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落下的花瓣,像是铺就了一张长长的紫色地毯,而路的尽头,有他思念的人。

Minho扶着他坐下,再也不忍看到Thomas现在的样子,只在离开之前给了Thomas一个拥抱,留下一句“Farewell。”

 

漫天星辰闪烁,不远处有几点篝火,在夜幕上印出了一片橙黄。海风吹过,能听到海浪拍打着沙滩的声音。Thomas的呼吸变得越发细弱,不停地有花瓣从嘴角漏下,在他身边围了一个圈。

Thomas握住胸口的项链,慢慢闭上眼睛,眼前仿佛浮现出了比阳光还要美的金色。

他的嘴角上扬,像是做了什么美梦。

 

嘘,他的灵魂正在同一位天使说话。

 

-END-

 

+1

Minho认真的把Thomas的名字刻上去,就是在Newt的上面。他用手擦了擦上面的碎屑,转头看向旁边嘴里叼着根草的Gally,“以后你来刻我的名字吧。”

Gally嗤笑一声,拿过Minho手里的工具,手臂一伸找了个空白的地方,叮叮当当的就把Minho的名字刻了上去。把东西扔回给Minho,抛下一句“远征算我一个。”就潇洒的转身走了。

Minho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回头看着自己的名字,抬手把“Gally”刻在了旁边。

 

 

*题目和引言均出自T.S.Eliot的长诗《空心人》

 

这张图是我的灵感来源

 

 


评论(21)
热度(117)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