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狼崽送我的长评!

 @战狼凌克斯 爱你!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元宵节礼物

对他们来说死亡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

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


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为了逃避压迫而不得不时时把枪指向敌人,最后命运却把枪指向了自己?

与重要的人并肩杀破了重重困难,却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倒在了未来的大门前?

在与他相处的时候满心想着自由想着解放,在对方别于人世后才爱上了他? 


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

为了坚持理念而不断奋斗,最终成为了人类的救世主?

重要的人愿意为了自己去冲破重重阻碍,就算是死亡也毫无惧色?

爱上了一个无法见面的人,却在上帝的指引下与对方再会? 


那个场景在太太的文笔下可以很清晰地在脑海中被勾勒而出,当Thomas独自依靠在石碑上,在漫漫长夜中等待黎明的时候,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灰色的迷宫墙壁上爬满了暗绿色的常春藤,一望无际的单调焦土中看不见一点特殊的颜色,最后之城中寒冷的灯光下穿梭者沉默的人群。 

然后他从升降机里抬起了头。 少年的轮廓被晨曦渲染出模糊的光晕,如同整个暗藏杀机而不近人情的乱世中唯一的发光体,看在Thomas眼里便如若神祗。 

这个人是他的光。 


或许更早以前,隔着实验室望见的那抹金色,就已经成为尚还年幼的孩子心里的暗契。 

比在枪林弹雨中穿梭更加苍凉,便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对着一排的名字借酒浇愁。

NEWT,四个简单的字母,比划简单,顺序简单,含义简单,与失忆后的Thomas相识也只是短短几个月,却在Thomas一遍遍强硬的回忆中硬是像历经多年一般沉淀出了苍老的味道。 

但那些终究只是回忆而已。 


正如Minho所说,不会再有第二个林地了。 

不会再有第二个WICKED,不会再有第二个迷宫,不会再有第二个庆祝宴会,不会再有第二个二当家成天背着把砍刀认真地督促,也不会再有第二个疯狂的菜鸟被传送机送上来。 

只有酒还一样,那辛辣的滋味使人铭记在枪林弹雨中拎着头颅穿行的日子。 


于是我去找你了。 

Thomas患上花吐症,正如他自己所言,并不是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

Newt的信于他而言仿佛沉重的心灵负担,这是爱人最后的执念,要他好好活着,要他好好把控未来,要他没有理由提前去见自己。 

于是上帝赐予了一个绝妙的理由。 

看似无望的爱,却是永恒的爱。 


嘿,亲爱的,我生病了。 

什么病? 

你。 


由此,Farewell

(悄咪咪说一句GMG也甜到爆炸!!!这种感觉才是真男人的感觉!!!!正如TNT一样,这群从迷宫一路杀出来的早已置生死于度外,唯一在乎的只有身边的人,被子弹穿透不是生命的终结,就连时间也无法抹去磐石上的印痕)


评论(1)
热度(7)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