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移动迷宫】【Newtmas】乌鸦嘴

这篇是手癌之群Newtmas 25人合志参稿文x解禁了就放出来啦


Newtmas无差

——————

“Minho你觉得他会喜欢我吗?”Thomas趴在桌子上,参考书堆成一片,根本无心写论文。

“不知道,不关心,没兴趣。”Minho完全不为所动,语气冷漠,眼睛都没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一秒,手上打字打得飞快,“但是我知道这篇论文你再不开始写,Ava教授一定不会喜欢你。”

“……”Thomas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Minho我觉得你的电脑……”

“Oh,shit!Thomas!快闭嘴……”

“……马上就要死机了。”Thomas慢悠悠地接上了后半句,嘴角带着一抹坏笑。

“Fuck you Thomas,FUCK YOU!”Minho崩溃地抓了抓头发,看着黑屏的电脑只觉得就快心肌梗塞。

“你不是开自动保存了吗,没事。”Thomas拿手托住下巴,语气懒散地说道。

Minho愤怒地把电脑合上,“那还不都是被你逼出来的,你让我懂得了这个功能有多宝贵,第一次你直接毁了我半个月的成果。”

“作为补偿我也给你洗了一个月衣服!”Thomas不甘示弱地抬起头。

“哼,因为你我差点赶不上死线,这是你欠我的!”Minho大力地把东西塞回他的背包,拉上拉链,潇洒地往肩上一甩,“就你这张破嘴,压一顿饭,他不喜欢你。”他如此总结道。

 

Minho一直觉得,能分配到和Thomas一个宿舍,他上辈子一定是毁灭了世界。

那时候的Minho正踩在栏杆上兢兢业业铺他的床,在听到开门声的时候,本着还要一起混四年的念头,转头露出一个自认为非常和蔼可亲的微笑。推门进来的黑发少年笑容灿烂,衬衫领口的扣子没有系上,领带也扯开了一半,脸上还带着点讨喜的雀斑,“Hi!我是Thomas,生物工程的新生,很高兴认识你。但我觉得你现在这个姿势不太安全,很容易掉下来。”

“What?!”砰的一声巨响,让Minho不得不趴着睡了两个礼拜。

这是他们不太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至于为什么Minho在之后的日子里无数次的被迫领教了Thomas那堪称特异功能的乌鸦嘴,最后还是和他混到了一起?因为没有人能拒绝那双眼睛对吧,至少现在这个和Thomas一起躲在古典文学系大课教室角落里偷偷摸摸的Minho就是这么被说服了。

 

“我说你不就还几本书,躲在这儿干吗?”Minho压低了声音,用胳膊肘捅了捅Thomas的腰,“还一定要拉上我一起。”

“我胆子小!”Thomas转过头对Minho夸张地做着口型。

“你上次直接给人家公主抱的时候你怎么不胆子小了?!”Minho的白眼简直能翻到天上去。

 

说起上次,那是个意外。大概。

一个礼拜前的那个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午后,他们几个男孩子在球场凑做了一堆,发泄他们过剩的精力。战况正在白热化的阶段,就见Thomas飞起一脚,球却直直地飞向场外,他一愣然后立马拔腿往球的方向飞奔,抛下一句,“我觉得我太用力了,可能会砸到人。”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惊呼,Thomas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去,拨开人群,就看到一个金发的少年倒在地上,身边是散落一地的爱伦坡。

他不知怎么的就脑子一热,半蹲下身,一手搂住肩膀,一手往腿弯下一伸,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对赶来的Minho和球队的其他人留下一句“我送他去医务室”,就一路绝尘狂奔而去。

Minho一句“What the Fuck?”没来得及说出口,只能认命地蹲下来把那个少年落下的东西都捡起来。晚上交给Thomas让他还回去就行了,Minho天真地想。

然而现在一个礼拜过去了,那几本书还在Thomas包里放得好好的,甚至每天晚上他还会拿出来翻两页或者声情并茂地读一段。

 

下课的钟声敲响,Minho强硬地按住Thomas,不让他跟着走出教室的人潮一起溜走,眼睛盯住了那个金色的脑袋,“今天你必须把东西给我还了,没得商量。今天晚上我不想再听到‘我和我的安娜贝尔·李’[1]或者‘那儿有个名叫夜晚的幽灵,在黑色的王座上发号施令’[2],懂?”

不知道是不是金发少年的动作比较慢还是他的东西比较多,等他把东西都理完,教室里已经只剩了他们三个。Minho把Thomas拉起来,推到少年的面前,“你好我是Minho,这是我室友,他那天踢球踢到你了,他想来道歉并且把你那天落下的东西还给你。”他说完拍了拍Thomas的肩膀,潇洒地转身就走,完全无视Thomas那张写满了“不要抛下我”的脸。

见到Minho完全没有要管他的意思,Thomas只能转过头局促地站在金发少年的面前。一阵沉默之后,对面的少年只是微笑地看着他,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打算,Thomas只能期期艾艾地开口,“呃,你好。我、我是Thomas,上次踢球……”

“我知道。”少年把已经背在肩膀上的包放回到了桌子上。

“什么?”Thomas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叫Thomas,是造成我轻微脑震荡的罪魁祸首。”他看着表情尴尬起来的Thomas,“你上次说过了。”

“那、那我很抱歉……”

“这个你上次也说过了。”

Thomas不禁将头越低越下,只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能让他直接钻进去。

少年忍不住侧过头轻咳了两声,笑意堆积在他眼角,“我是Newt。”

“这个我知道!”Thomas猛地抬起头,视线撞进了Newt的眼睛,那是深邃的棕色。他的声音又不自觉地低了下去,“我上次看到了你的胸牌……”

“那么,Tommy……”Newt轻笑了两声,语气自然得仿佛他们已经做了十年朋友,“你朋友说你有东西要给我?”

“哦对!”Thomas恍然大悟一般从包里把书掏了出来,“爱伦坡。”

“谢谢。”Newt一手抱着书,一手拎包,对Thomas点了下头,“那么下次见,Tommy。”

 

Thomas愣怔在了原地,等他反应过来冲出教室,只能看到Newt渐渐模糊的背影。

等等!Thomas用力眨了眨眼睛,他叫我Tommy?!

 

自那天以后,Thomas觉得Newt在他的视线里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有时只是随意地望向窗外,就能看到那像是被阳光亲吻过的头发在闪闪发光。偶尔视线对上,Newt还能冲他点点头再附送一个微笑。他们慢慢开始偶尔一起吃饭,偶尔一起去图书馆,甚至会去借音乐教室的钥匙,弹一些除了他们没人知道的曲子。

Minho只觉得把书还了以后他的日子反而更痛苦了,以前Thomas还只是书翻到哪一页就读哪一段,现在他却翻来覆去地念同一句:“有一位天使住在天上,‘他的心弦是一柄诗琴’。[3]”

Minho决定从此以后讨厌爱伦坡。

 

为了自己未来的睡眠质量,Minho决定推Thomas一把,这样如果成了,以后有人陪他一起接受乌鸦嘴的洗礼也是好的。“所以,你去表白吧!”在终于搞定了Ava教授的论文之后,Minho伸了个懒腰,像是完全不知道这句话对Thomas的冲击。“我觉得就凭他对你的态度,他应该挺喜欢你的。”

而现在正站在文学系楼下的Thomas说明了他对这个提议的心动程度。Thomas等了一会,等大部队都走光了,Newt才慢悠悠地走出来,他看到Thomas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对他挥了挥手。他手上拿了本书,封面异常眼熟,又是爱伦坡。

“Tommy,你在等我吗?我刚下课。”

Thomas深吸一口祈祷自己的脸不要红得太厉害,开口时闭上了眼睛不去看Newt。

“你不愿被爱?——那么就让你的心,

千万别偏离现在的轨迹!

你现在所没有的别去尝试。

这样与这世界一道,你的温和,

你的优雅,你超凡的美丽,

将成为一曲永远唱不完的赞歌,

而爱——一份朴素的天职。[4]”

Thomas不敢睁开眼睛,像是个就要被宣判的囚犯。

突然感觉有人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他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是Newt。

“这是我的选择或幸运或灾殃,

献身于这一非福即祸的理想,

用我在这世间的财富和智慧,

用崇拜这理想的灵魂和肉体。[5]”

他也回了一首诗。

“我知道你听懂了,那么你的答案呢?”Thomas把Newt的手拉下来两手握住,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

“我的答案已经告诉你了,你觉得呢?”Newt还是平时的模样,微笑着,让人看不透也猜不透。但是Thomas不想猜了。

“我觉得你喜欢我。”他的脸涨得通红。

Newt伸出另一只手扯住了Thomas的领带,他们的呼吸交融在一起,这是一个吻。

 

至于文学系高材生为什么会特地穿过半个校园去球场边晃悠……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1]出自爱伦坡《安娜贝尔·李》

[2]出自爱伦坡《梦境》

[3]出自爱伦坡《以色拉费》,《可兰经》中有记载:“天使以色拉费,其心弦乃一柄诗琴,在神的造物之中,他的声音最美。”

[4]出自爱伦坡《致F-s S.O-d》

[5]出自爱伦坡《致艾萨克·利》,并没有找到非常合适的译文,特放上原文

It was my choice or chance or curse,

To adopt the cause for better or worse,

And with my worldly goods & wit.

And soul & body worship it.

 

以上译文均出自曹明伦先生,有改动

 

 大声的告诉我甜不甜!


评论(31)
热度(194)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