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明日的我与昨日的你 01

*灵感来源于电影《明日的我于昨日的你约会》,但设定没有按着电影来


1.

“老板,你们招伙计吗?”来人伸手轻轻敲了两下桌子,声音沙哑低沉但微妙地带着点鼻音,语气莫名有些冲。

吴邪合上手里的笔记,有些不耐烦地抬起眼,心里却不由得暗赞一声,这手长的好看。手指修长骨节明显,隐约能看到虎口和掌心有几处薄茧。顺着手指往上看,黑色的衬衫袖子随意卷了两圈,露出一截蜜色的皮肤,小臂上能看出是肌肉,脉络清晰,结实有力,还有几道深浅不一的伤疤。领口敞开着,扣子解开了两三颗,锁骨半藏半露,肩膀到脖子上似乎能看到不少圆形孔状的痕迹,像是经年旧伤。这人看上去二三十岁,嘴唇抿紧了,鼻梁上还驾着一副墨镜,乍一看还以为是来砸场子的。

来人看吴邪没有反应,微微弯下腰把手臂撑在桌子上又问了一遍,“老板,你这儿招不招伙计?”

“不招。”吴邪懒得起身,就挪了挪屁股换了个姿势,拿手撑着脑袋,语气很是敷衍。这铺子他刚接手,多少天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就他们这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行当,平日里清闲的很,哪需要什么伙计。

那人楞了一下,又抿了抿嘴唇,腰弯的更低了些,“好歹我也是浙大考古系毕业的,吴老板就当照顾照顾校友啊。”

听他这么一说,吴邪倒是心里一惊,面上却是不显,只是终于抬头仔细打量起了这个男人的脸,一边嘴里还说着,“哟,校友啊,哪一届的啊?把墨镜摘了我看看,说不定还见过啊。”

他笑了笑,肩膀放松了些,墨镜还是好好挡住了他半张脸,“总不是和您一届的啊,小三爷。”

吴邪听言心里更是警惕,“那好歹也是浙大的,怎么会想来我这无名铺子来当伙计?”

男人轻笑了一声,索性两手撑在了桌子上,凑近了吴邪,“狗五爷的名号谁不知道啊,小满哥可是我偶像啊。”说完又直起身,“我可以不要工资,包吃包住就行,什么活都可以干,叫我追鸡绝不撵狗,怎么样?吴老板考虑一下?”

其实听到不要工资的时候吴邪就可耻的心动了,能知道他这些底细的说明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他这小铺子一没什么收益,二也没有几个镇店的好东西,想不出有什么能值得别人费尽心思来他这儿当伙计,不如破罐子破摔收下,就当白捡的,最多之后和三叔说一声,让他掌掌眼,有问题再说。

想到这里,吴邪便咳嗽了两声,端正了表情,“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你了,不过先说好,第一个月是试用,试用过了再看到底要不要收你。”

那人点了点头答应了,不过嘴里嘟哝了几句,仔细听来好像是在说他抠门。

吴邪就当没听见,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住的话,试用期间就先在铺子内堂凑活凑活,之后的话……再说。”他在抽屉里找了半天抠出张纸来,“既然收下了你,那你总得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吧?”

男人微微摇头叹了口气,摘下墨镜挂在领口,嘴上倒是不停,“还能什么样?人样。”

吴邪却是一呆,这人长的是真好看,比起电视里那些小明星也不差什么了,只是明明该是桀骜锋利的长相,偏偏眼眶上一圈红,眼睛里闪着光,好像下一秒就会落下泪来,平添了几分可怜。他一时倒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把纸展开,在桌上摸了只笔握在手里,“来你的名字。”

“吴小毛。”

吴邪手里的笔顿住了,刚刚心里升起的几分莫名情感瞬间烟消云散,抬起头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男人,“你就算要骗我起码也要编的靠谱点吧,吴小毛是什么鬼啊?”

那人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欠打,“哪能啊,长zhe*赐名,这说明我和吴老板还是本家呢。”

吴邪拿笔敲了敲桌子,“正经点。”

“……我叫黎簇。”他收起了笑脸说得郑重其事,吴邪也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开口的声音又暗哑了几分,“记住我的名字,别忘了。”说着起身就撩了帘子往内室去了。

倒是一点都不见外,吴邪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想起来,这个男人他好像是见过的。


-TBC-

剧版真好吃


敏感词要人命

评论(18)
热度(159)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