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明日的我与昨日的你 02

前文:01

2.

吴邪上次见到黎簇,还是在大学的时候。他本来只是打算出去买个宵夜,结果一出校门就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好像有人在盯着他。回过头张望了一下,就看到了有个人靠着树,嘴里叼着根烟但是没点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大半夜的,看上去异常瘆人。吴邪抖了抖,感觉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赶紧三步并两步地走开了。结果没想到等他磨磨蹭蹭一顿宵夜吃完回来,那人还在那里,靠着树,姿势都没变。

吴邪自己都讲不清那时候是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竟然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可这胆子走着走着就缩了回去,等走到了面前,他们两个就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开口,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最后还是吴邪先撑不住,咳嗽了两声,随便找了个话题,“你这烟都叼着了,怎么不点?”

那人闻言倒是一愣,眼珠转了转,整个人看上去就活了。他的手有些颤抖着把烟拿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有着奇异花纹的烟盒,把烟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再把烟盒妥帖地放进口袋,开口说道:“抽多了死得早,叼着解解馋。”吴邪倒是没想到他会回答,更没想到这人声音还挺好听的,虽然声音沙哑的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但是有股鼻音,显得他年轻了不少。

吴邪仔细端详着面前的人,穿着一身黑,装扮的像是刚从什么地方探险回来一样,风尘仆仆,衣服上有不少破损,隐约好像还能看到已经干涸的血迹。下巴上有一圈新冒出的胡茬,脸上还有不少擦伤,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绷紧了,好像就靠一口气吊着,看上去十分糟糕。

“你认识我?”吴邪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你干嘛一直盯着我,只好斟酌着词句,找了句最安全的。

“……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离开了。”那人听了吴邪的问话之后,第一次垂下了眼帘没有看他,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

听上去答非所问,吴邪脑子转了转,语气里带着一股恍然大悟,“难道我长得很像他?”

男人摇了摇头,又把烟盒拿了出来放在手里摩挲,抬起眼仔仔细细地看着吴邪,像是要把他的脸牢牢记在心里。吴邪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刚想开口就看到那人低下了头,冲他摆摆手,“很晚了,你该回去了。”说完就不再看他,把烟盒打开抽出一根重新叼在嘴里。

吴邪看他这副不理人的样子,想想时间确实不早了,明天早上还有灭绝师太的课,就也没再多废话,转身就走了。

可走进校门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想再看一眼,却发现那里空空荡荡。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大树边干净地别说人影连鬼影都没有一个,就好像刚才的那个男人只是他的幻觉。吴邪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但也只能转身重新走向宿舍,眼角的余光扫过塔楼上的大钟,显示刚刚过了12点。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吴邪还在想昨晚的一切是不是一场过于真实的幻觉,结果竟然发现学校地下小报的头条新闻变成了“建筑系吴x,夜会神秘男子,目光深情,依依不舍”,再配上了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拍地照片,正好就拍了他在走进校门之后回头的那一幕,在一片漆黑中他的脸竟然能被照得清清楚楚也是不容易。

而这个奇怪的男人在吴邪恶整了新闻社一顿之后被他抛在了脑后。

直到后来有一天,有人敲了吴邪的桌子,问他招不招伙计。

吴邪回想起了他和黎簇的这一段“前缘”,心里倒是想着果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之前连累老子当了一回八卦小报主角,这次找个机会就能把仇报了。他站起来升了个懒腰,在门口挂上了打烊的牌子,然后向内堂走去。边走边掏出手机给他三叔发了个短信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撩开了内堂的门帘,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吴小毛,出来干活!”

-TBC-

评论(8)
热度(73)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