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二十四节气】立秋

暑去凉来,晨起白露,一叶知秋。


*电影未来向


Thomas有些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把衣服的下摆往上撩,再张嘴咬住。

他昨天又受伤了,被勒令卧床休息。不过是场狩猎,他总有本事把日常变成生死逃亡。特别是听医疗队的人说,这次好像刺穿了他曾经的旧伤口,Vince就更紧张了起来,什么事都不让他干。

当然Thomas很不以为然,他以前又不是没受过伤,只是最近次数多了起来。他伸手碰了碰腰上的纱布,他是个留不下疤痕的体质,几乎所有的伤好了就看不出什么痕迹了,所以他总是忘了那些隐藏在看似完好的皮肤下的千疮百孔。

只除了……Thomas的手停在了心口。明明只是一道又小又浅的伤口,却那么固执的横在胸口,这么多年下来甚至没有怎么变淡,就像是它原本就在那里。


Thomas下床洗了个脸,抬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鬓角已然带了几点灰白。Thomas伸手摸了摸,在心里默数,却怎么都算不清已经过去了多少年。

终于放弃般地把毛巾扔进了水池,转身抓起桌子上的项链往脖子上一套,走出了房间。

刚一出门就被冷风吹得打了一个哆嗦,Thomas也不管,直往Gally的房间走去。他起来地晚了,营地里空空荡荡,都早出去干活了。他来到Gally的房子,也不去看门,在结了白霜的窗边熟门熟路地捣鼓了几下就翻了进去。然后抱着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两罐酒,只是在翻出去时候,Thomas差点一头栽出去。吓得他赶忙把怀里的酒搂住再慢慢直起身。Thomas长出一口气,大概是伤口影响了他的行动。

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恢复成原样,Thomas把一罐打开先喝了几口,心里很有一些得意,Gally笨到从来不会换地方藏酒。


等到他走到石碑那里,一罐酒已经被他喝得差不多了。Thomas把剩下的倒在了石碑前,然后开了一罐新的,踉跄着坐下。

海风呼啸着,而他衣衫单薄,Thomas喝得又快又急,不过想求一回醉,一回病。


朦胧中,Thomas看到有一片叶子晃悠悠地从他眼前飘过。黄色的,当然不是那种明亮的金黄色,是枯萎的、死亡的黄色。

Thomas侧着头,看着这片叶子最终缓缓落地。


是秋天了啊。


-END-


评论(20)
热度(50)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