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Newtmas】伴生

自设AU

尝试一下新风格

希望不会写太长

 

0.

我起誓让两个生命合成一个,

只要海鸥依然眷恋大海,

只要向日葵依然围着太阳旋转,——

在你与我之间,我说,

将永世不变!

——王尔德

 

1.

Newt大概是Anna见过的最喜欢睡觉的孩子了。虽然她一共也没见过几个孩子,但是在Newt的妹妹Liz都开始在花园里疯跑的时候,Newt依然抱着他的蛋在睡觉,如非吃喝拉撒之类的必要需求绝不醒来。

Anna叹息着摸了摸Newt金色的胎发,他的蛋已经长得要比他自己都大了。

 

“嘿嘿,我们再试一次好吗?Thomas。”灰狼转过头,轻轻顶了顶趴在他背上的金发孩子。孩子把脸埋进柔软的皮毛,发出一声闷闷地:“Tommy。”

“不不不。”身下突然一空,然后又落入一个有着同样气味的怀抱,Newt把要大哭的情绪咽了回去,手脚并用地往上爬,然后把头放在了身前这人的颈窝。黑色的碎发有几丝落在了他的眼前,Newt皱了皱眉,侧头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是Thomas!Thomas!”黑发的少年伸手把孩子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环在手中,“Newtie看着我,跟着我说,Thomas。”一边还做着夸张的口型。

Newt眨了眨眼睛,“Tommy。”

“是Thomas!”Thomas抵上他的额头,一字一句地说;“Thomas。”

Newt歪了歪头,依然坚定地说着:“Tommy。”

“Newt!”

“Tommy!”Newt送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像以为他们是在玩什么游戏。

Thomas瞪大了眼睛,脸颊都鼓了起来,却又突然垮下了肩膀,“算了算了,外面有人在叫你了,晚些见。”说着亲昵地碰了碰Newt的额头。

 

Newt只来得及皱了下眉,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黑发少年的身影。

 

他毫不客气地哭了起来。

 

2.

Newt喜欢他的蛋。白色的底,黑色的花纹和斑点,表面上是略带粗糙的触感,像是由一块被风霜和雨水冲刷过无数次的岩石打磨而成,有种令人着迷的厚重感。

他到哪里都带着他的蛋,直到小镇里所有和他同龄的孩子身边都有了兽,他依然抱着他的蛋。

 

“你为什么还不肯叫我名字呢?”

Newt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没有为什么。”

“你看,Thomas,多简单。”

“不。”他在心里回答,“你是Tommy。”

“Liz天天晚上抱着Sonya睡觉。”只有Newt能听到的声音有些委屈了起来,“Liz甚至帮她盖了个窝!”

“我也天天晚上抱着你。”

“那不一样!你要叫我的名字。”

“我一直在叫啊。”

“那不是我的真名!”

“不。”Newt举起了手中已经基本完成的蜡笔画。金发的小人旁边是长了耳朵和尾巴的灰色团子。

“我大概也能载入史册了,最晚破壳的兽。”Thomas的语气又低落了起来。

“那也没什么不好。”Newt在画的角落里认真地一笔一划地写上,Newtie and Tommy。

 

3.

“Newt你快下来!”Thomas几乎可以说是尖叫起来了。

Newt抿紧了嘴唇手上动作不停,一边护着怀里的雏鸟,一边继续往上爬。

“算我求你了Newt,快下来。你可以去叫大人。”Thomas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Newt还记得要把他先安置在草地上。

“不。”Newt找到了一根看起来更结实的树枝,踩上去努力的去够旁边的鸟巢。他伸长了手臂,眼神坚定地,在终于把那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放回它的家之后,才放松地呼出一口气,嘴角带着笑容:“我就说不会有……”

 

砰地一声。

 

“……事。”

“你现在有事了。”

“其实还好。”Newt下意识的嘴硬,然后猛然转过头。“你什么时候出来了?”

“那你站起来试试。”灰团子低头顶了顶他的腿。

“……shit。”Newt撑住了手臂,但右腿传来的疼痛让他又跌了回去。

“Language,Newt。”灰狼的脸上写满了“谁让你不听我的”几个大字。

“你还没回答我,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就刚刚,你叫我名字了。”灰狼是幼崽的模样,圆钝的身体,毛茸茸的,头上还顶着几块残留的蛋壳。

“我没有!”Newt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摸上去的手。

“你有,你在心里喊了,我听到了。”Thomas有点小得意地低下头去扯Newt的领子。

……

“你还是自己叫救护车吧。”Thomas很是心塞的看着他现在躺下来也只有Newt一半大的身体,“我现在拉不动你。”


-TBC-


评论(20)
热度(83)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