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JD 玫瑰之下 02

02


好不容易生拉硬拽的把Jack拖出了议事厅,Tristan很是忍无可忍的拍了他一巴掌,“嘿,回魂了!就见了一面他就把你的脑子吸走了吗!你现在看起来比Ariel的狗还要蠢一点。”

“闭嘴,Tristan。”原本Jack别说是长篇大论的反驳,打一架也不是没可能,但是现在他完全不想因为这种事分心。“你先走吧,我在这儿等他出来。”

“你⋯⋯我不管了。结束了以后你知道去哪里找我。”Tristan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拍了拍Jack的肩膀就转身离开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随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Jack开始有点慌乱了起来。

我等等要和他说什么呢?我应该先做自我介绍吗?等等他知道我是谁吗?不,首先应该是我叫他他会理我吗?

⋯⋯

所以在听到议事厅门打开的声音的时候,Jack急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让他显得有些狼狈。而在看到走出来的那个人的时候,他更是连忙向前走了几步。“主教大人!”他突然就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了。

“您好!我、我是⋯⋯”

“Jack,Aragorn之子,Tantallon[1]公爵的弟弟,未来的王子殿下[2]。”

“啊?!你⋯⋯”

“我是怎么知道的?”Daniel勾了下嘴角,这次Jack并不觉得这是微笑,“站在国王陛下的身边,又是这样的年龄,我很难想出别的人来。而你的反应也证明了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Jack一时语塞,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没有别的事了,那么我就先告退。”Daniel说着优雅的行了一个礼。


“等一等!”Jack急忙叫住了Daniel,他舔了舔嘴唇,有些犹豫的说,“您,可以请您给我一个赐福吗?”

Daniel没有想到是这个要求,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伸出了手。

Jack单膝跪地,手先是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小心的托住Daniel的五指,并将嘴唇靠近他的手背。

Daniel不知道为什么,看着Jack越靠越近,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但是唇没有落在手背,而是轻轻印在了他的权戒上。

仿佛有一道电火花,透过权戒,从指尖划过了他全身,让他差点控制不住颤栗着的想要把手缩回去。

Jack自然的松开手,Daniel深吸一口气,轻抚上少年的头顶。

“愿主与你同在。”

然后在他的头顶上方划了一个十字[3]。随着Daniel手指的划动,有金色的光屑跟着落了下来。在这一片细碎的光里,Jack仰起头望着Daniel,眼里是全然的崇拜和尊敬。


两人对视半晌,Daniel才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不等Jack开口就说:“我就先行告退了。”却没有立即转身离开,他有点紧张的舔了舔唇,“十天后再见。”

Jack一愣,十天后?

Daniel又舔了下嘴唇,“我升为主教之后,我的教区就是国都[4]。而十天后是⋯⋯”

“我的受封仪式!”Jack惊喜的叫了出来。“是你主持我的受封[5]!”

“是的。”Daniel完全没想到Jack会这么开心,“那么十天后见。”

“十天后见。”Jack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期待时间过的快一点,再快一点。


***

[1]Tantallon是王者之心里开头Tristan他家城堡的名字,借来用了一下。

[2]未来的王子和后面的受封仪式有关,受封指的就是骑士的受封仪式。中世纪时期出生于贵族家庭的子弟在21岁时,必须经过一种特殊的仪式,才能脱离领主家庭成为自主独立的骑士。仪式很隆重,被认为是过去成年礼的延续或变形。当时还有不少国家还规定王子必须先成为骑士,才有可能继承王位。这里借了这个设定。

[3]整个的赐福礼都是我编的,大概是吻手礼+摸头礼(?)的结合和变种,别信。不过教友向主教敬礼时,会亲吻主教的权戒这个是真的。

[4]首都作为教区的话会有部分凌驾于别的主教的特权,而且在教区里主教就是这片区域里的宗教的最高负责人,方便后面发展剧情。

[5]骑士受封一般有三种类型。第一种主持者是君主和世俗贵族,地点多在王宫、城堡;第二种主持者是教皇、主教或神职人员,地点一般在教堂;还有一种是混合型,主持者一般是君主或世俗贵族,神职人员担任其中的祷告弥撒等宗教活动,地点或在宫廷城堡、或在教堂。而文中讲的就是第二种。


最后放个群宣

JDJ无差群 562106686

隔壁 JD存粮处 482028081


评论(2)
热度(36)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