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JD 玫瑰之下 03

03

十天后同样是圣灵降临节[1],两场庆典的结合除了更盛大,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并且这也是帝国成立以来第一次王室成员的受封仪式,大家对仪式的程序和排场都极其重视。但是这就苦了Jack了,在前一天的晚上就是先在仆人们的帮助下洗浴全身,Jack觉得他可能这辈子都没这么干净过。而之后被要求穿上的白色紧身衣和红色长袍[2]也让他很是失望。“我以为至少会给我一套锁子甲的。”Jack小声的嘟囔着。

之后,在Tristan的陪同下[3],Jack来到了圣殿教堂把他的武器和甲胄放在了圣坛上,然后被告知了一整夜他都要守着他的武器装备,还要仔细想想明天仪式里的每一个步骤再顺便展望一下成为骑士以后的未来。Tristan这么说着还顺手拍了拍Jack的肩膀,明明满脸的幸灾乐祸还要装作严肃的样子。“你还可以虔诚的忏悔,绝对能净化你的心灵。”

Jack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闭嘴!你可以滚了。”


Jack靠坐在圣坛下,月光透过天窗温柔的洒在圣坛上,给原本就锃亮长剑和铠甲镀了一层银,也让他有了一层光晕。Jack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平静,渐渐的他的思绪飘远,从过去开始,一张张面孔或清晰或模糊,串联起了他过去21年的人生。但是有一个人是特殊的,因为只有他的影像是变化的,Daniel。


真要说起来,Jack对Daniel的狂热,最开始也不过是好奇罢了。Tristan虽然说是Marke王手下最好的骑士,但是他主要征战的方向是北方的Dunluce[4],而南方的Cornwall[5],出力最大的还是圣殿骑士团。当时Marke王在处理政务的时候已经会带着Jack一起了,虽然最开始根本不懂那些都代表了什么意思,但是良好的记忆力让Jack记住了Daniel的名字,因为在所有论功行赏的战报里,这个名字出现的次数最多。而当时的Daniel也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开始声名鹊起的分队长而已,真正让他名声大噪的,是蒙吉萨战役[6]。以6000人的兵力,全歼敌方3万人,这样的战绩就算在历史上也是难得一见,而其中很关键的一个战术就是Daniel提出的,甚至在战役的后半段就是由他来指挥。当时的Jack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当即被迷住了也越来越关注这个人,因为Daniel所代表的,是和Tristan不同类型的力量,以强大的控制力而展现出的算无遗策。而后几乎可以说是战无不胜的闪亮军功,带给了Daniel军团长的职位,也让Jack从那时起就决定把Daniel作为努力的目标也是最钦佩的人。Jack曾无数次幻想Daniel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直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这个形象才清晰也立体起来。在Jack眼里,Daniel是不同的、是特别的、是在闪着光的,而从他们对视的那一刻开始,Jack的心里就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在说,就是他了,也不会再有别的人了。


初升的太阳冲破黑夜的笼罩,第一缕阳光投射在Jack身上仿佛直照进了他的灵魂。


对,就是他了。




******


黎明时分,有神父进来为他做弥撒[7],进堂礼、圣道礼、圣祭礼最后到礼成,整个过程裹尸布一样的又臭又长,鹦鹉学舌般的一问一答也是极其无聊,Jack忍了一晚上的睡意差点就这么升了上来。到接受圣餐,几口红酒下肚的Jack终于提起了点精神,撑到了神父对他装备的祈祷结束,就赶紧去找了Tristan好好吃了一顿早餐。而接下来就是Jack期待了十天的,也是受封仪式最核心的部分。

Jack跪在Daniel的面前,很是专注的看的他。从装束就能看得出来Daniel对这次仪式的重视,大致服饰和之前觐见时穿的差不多,但是各种装饰多了起来,奢华上至少升了一层。但是最关键的是,这次Daniel带了高冠。Jack仔细把这个画面刻进心里,反正不会有人知道我就当作他这么重视只是因为我好了,他这样偷偷想着。

侍从把他的剑呈了上来,Daniel拿起剑按在Jack的右肩,剑尖闪着寒光,细长的剑身上刻着两道血槽。这样的利刃横在脖子这样脆弱的部位,Jack还是专心的看着Daniel,连眼珠子转一转都嫌是浪费。Daniel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那双眼睛里的汹涌的感情,他不敢懂。他垂下了眼帘也借此移开了视线,然后适时的开口,

“Be without fear in the face of your enemies.

   Be brave and upright that God may love thee.

   Speak the truth even if it leads to your death.

   Safeguard the helpless.

   That is your oath.

   And that so you remember it.

   Rise a knight!”[8]


Jack低下头接着说,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敌。

   我发誓抗击所有做了错事的人。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需要我帮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妇女。

   我发誓帮助我的骑士兄弟。”

他一边说着一边自以为隐蔽的看了Tristan一眼,可是其他人发现不了,但这其他人里不包括 Daniel,他借着仪式注视着Jack,这是他少有的可以这样专注却又是正大光明的看着一个人的机会。大概是因为天气转暖[9]铠甲又太过厚重Jack的脸有点红,几滴汗珠从额头滑落,Daniel的目光随着着那几滴汗珠经过他高挺的鼻梁、略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在线条柔和的下巴上恋恋不舍的徘徊了一下,最终无法摆脱自然规律的落在了地上,激起几点灰尘。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Jack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Daniel说道,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TBC—







***

科普 全是废话,请跳过


[1]一般来说受封仪式都会选择在宗教节日或者别的喜庆的日子里举行。选择圣灵降临节是因为在宗教的受封仪式中的守夜,其实就是教会在复活节和降灵节时举行的彻夜祈祷的守夜活动的翻版。说这个节重要是因为圣灵降临节就是初期教会的诞生之日。

[2]白衣表示自身的洁净,红袍喻意随时准备好受伤。

[3]一般是亲人和朋友们陪同,因为我懒,所以只写了Tristan一个。

[4][5]同样都是王者之心里的城堡名字,借来用一下

[6]这场战役真实存在,算是历史上圣殿骑士团的最辉煌事迹,文中改的更夸张了点。

[7]弥撒的具体流程有兴趣的可以去查,写出来很无聊也没有意义,只能凑凑字数。

[8]前半段实在找不到好听的中译,以我自己水平的渣水平也翻不出来,所以就放了英文版,顺便放上中译你们感受一下。“强敌当前,无畏不惧! 果敢忠义,无愧上帝! 耿正直言,宁死不诳! 保护弱者,无怪天理! 这是你的誓词,牢牢记住!册封为骑士!”

后半段中文写起来好写一下就先这么放着到时候再看,有兴趣的可以去搜英文版

[9]季节的设定是因为圣灵降临节是复活节后的第50天,而复活节是春分月圆以后的第一个星期天,50天后差不多是5月6月左右,正好是天气转暖入夏的时候。顺便Daniel去觐见的时候是复活节后第40天,也就是主升天节。


文中的仪式基本符合史实,虽然没有完整的写出来,但是前半部分基本都是照着来的,后半段就是些比武表演之类的,而在14世纪以后这种正统复杂的受封仪式几乎消失。首先是因为花销巨大,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一起受封,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大量出身不是贵族的人可以通过钱财或战功得到骑士的称号。而统治者们为了招兵,都会选择册封骑士,这些都使得骑士的数量不断增加,质量却参差不齐。这也导致受封仪式越来越流于形式,也越来越草率。不少想得到骑士称号的人往往是在临战前的战场上,领主才封他们为骑士, 可想而知仪式肯定是非常简单的。文中的骑士的支线背景应该是在12世纪左右的时候,那时候的骑士还是比较少的,多是贵族也比较精英,但是武器的设定就像Jack的剑就是15世纪才出现的手半剑(因为好看),而当时骑士的另一个武器标配长矛不太好写就直接忽略了,以后的文中应该也不会写。



评论(4)
热度(39)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