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玫瑰之下

小心翼翼的开了一辆婴儿车


年轻的主教坐在忏悔室里,等待着下一个信徒。他在心里默默估计了一下时间,这大概是今天最后一个了。

木质的小窗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拉起了一半,透过细密的窗格能隐约看见略薄的嘴唇和棱角分明的下巴。
“Father, 我有罪。”
他的说话的声音很轻,大部分都带着气音,低沉中透着点性感的沙哑。
“我爱上了一个人。”
“他,对是他。他是我最钦佩的人。”语调温柔却又带着两分狂热。

可是依照新教的教条,爱上同性是罪。
主教点了点头,这的确是需要忏悔的事。可是他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引导的话。
「因为你有同样的罪。」心底有个细小的声音这么说。
「对,我从来不是虔诚的信徒。」他在心里倒是痛快的承认了。

年轻男子完全没在意对面什么回应也没有自顾自的继续说着,“我喜欢他了很多年,然后在真正见到他的第一眼爱上了他。”
说到这里他像是有些害羞的笑了一下,轻轻的两声,追着钻进了主教的耳朵,引起了一阵战栗。
“最令人高兴的事是在一起经历了一些事后,他也爱我。”
“可是我们互相相爱,他却不愿意属于我。”

他猛的凑近窗格,所有的字句都像是具现化了一般漂浮在这个小隔间里。

“他是那样的性感,那样的吸引。”
主教不自觉的有些僵硬。

“我想让他跪在我面前,那个角度的他,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脖颈,好似能看到血液的流动,矜贵而脆弱。”
他克制住了想摸向后颈的手。

“他总是好好的穿着衣服,吝啬于露出任何一点肌肤,所以我想看到他全身赤裸。”
“他的身躯细瘦却不孱弱,我会用舌头舔遍他的全身,每一寸,从上到下,直到他再也无法承受,弓起背,弯出一道崎岖的脊梁。”
“我想找出他每一个敏感点,咬着他的喉结感受他每一次吞咽。他的锁骨美得就像一道伤痕,我要在上面留下我的牙印,希望能出血,能留疤就更好了,会永不消退那就是我所期盼的。”
他好像真的感觉到了有一只手一件件的褪去了他的衣服,身体的每一处都传来了细细的痒。他不由得坐得更直了。

“他的眼睛像是海空交汇的那一抹蓝,可是如果那双眼睛被情欲占满或者只剩空茫和混沌,不是更美吗。不知道因为这种事而流出的泪水是不是会更甜。我会把这些泪一点一点吻去,亲吻那双会倒影我的身影的眼睛,再用唇瓣抚摸被黏作一团的睫毛。”
“只要是那张嘴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是神的指引。我想听见他的呻吟,想听他失神的喘息着向我乞求更多。那一定是我知道的最美妙的声音了。”
“然后我会进入他。”
戛然而止的话语只留下了一片寂静,两人轻浅的呼吸声渐渐交融在一起,气氛显得怪异而又暧昧。


“你该宽恕我,Father.”
不再刻意压低的声音清亮而又熟悉,
“我当然是会宽恕你的,Jack。可惜很快这就不是我说了算的。”

Daniel知道从今以后,他这个主教大概也只剩这一个头衔了。
他的灵魂将直入地狱,不过总有人陪他一起。

评论(2)
热度(64)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