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Janiel半AU】一个案子

谢谢糊糊的刀(抹泪(躺倒

清腐糊:

注意:


BE注意!


第三人视角注意!


Jack犯罪倾向(其实……原作就是在犯罪吧……)注意!




一个案子








01


    我是Ryan·Strange,一名警察。毫无疑问,我是一个从来不会诊断案件的小人物,除了打杂,或是些民事纠纷,我几乎是插不上手的。感谢上帝,这几天其他人都回家休假了,因此Joe探长准许我作为他的助手去协助办案。




    这是千载难逢的事情,因此我决定记录下来。




    我们到的地方很安静,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庄园,上面写着“Arthur”。这是这座庄园的名字,也是主人的名字。他一定是挥霍千金的富豪,但现在这座小城堡和富饶的土地就要被收归国家或是拍卖了,他那点钱财对他而言已经形同废纸。




    因为他被杀害了。今天早上,被他的仆人发现死在了浴缸里。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他还泡在那儿,说实话,那着实吓到我了。他穿着衣服,脸已经被泡的肿胀不堪,却还双目瞪视着前方,双手被仅仅用手铐固定在身后。


    


    Joe探长显然已经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了,他几乎没有思考就去检查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还有这个洗手间的其他细节。等我从怜惜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检查完毕了。




    “有什么新发现吗?长官?”我问。




    “很奇怪,Ryan.”Joe盯着地板,十分疑惑的皱紧了眉头,“凶手并没有掩盖自己行凶的痕迹。我们只要提取到指纹就可以找到他了。”




    “这不好吗?”我继续问。




    Joe责备的看着我,似乎是在指责我没有任何经验。但这并不怪我,如果我有这样的经验,我一定不会只是一个小人物了。Joe叹了口气说:“今天早上,仆人们都说没有见到任何人的痕迹,地板上也干净无比。厕所没有窗户。所以我猜测凶手一定是个缜密的人,但是他却在这里留下来指纹和脚印。为什么?”




    “也许只是疏忽了。”我回答说。




    “不,他有能力在遍布仆人的城堡里逃跑,就有能力不留下脚印和指纹。”Joe右手托腮。




    “那是栽赃吗?把某个人的脚印和指纹放在这里,好让我们误判?”我补充说。




    “不,Ryan。”Joe伸出手制止我接下来的语句,他蹲下身子,用另外一只手在破旧的衣服里搜寻着什么。没有过十分钟,Joe就找出来了一张泡软的扑克牌。


    我认得这个扑克牌,老天,在我还在大学的时候,我经常看到这种扑克牌。那时候魔术之风盛行,多亏了天眼四骑士。这是其中Jack Wilder常用的扑克牌。但是五年前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解散了,而且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接下来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事情。FBI的通缉令也被迫取消。




    现在,这张扑克牌又出现了。




    wow,这可真酷,死神Jack Wilder重返人间。Joe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快速冲出房间并对我说:“走,去东埃文街45号。”




    而现在,我们要跟死神对话了。












    “指纹不是栽赃也不是疏忽,仆人之所以没有发现是因为魔术,哈!我怎么没想到?从七年前开始,什么事情都有魔术掺和一脚。”Joe在车上喃喃自语,但他声音大的足够让所有人听见了。所有的人都对此表示沉默,因为他们都已经猜到了凶手是谁。




    Jack没想过隐藏自己的行踪,而是留下痕迹让我们找到他。为什么?




    还没等我想明白,就已经到达了地点。




    东埃文街45号是个废弃的楼房,而我一直很奇怪他为什么还没有被拆除。我们走上的楼梯在咔吱咔吱的响,我甚至怀疑下一秒这个楼梯就会坍塌,而我们都会掉进那无尽的黑洞里面去。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因此花费了不少时间上楼梯——最终,我们顶层看到了Jack。




    他还是如同五年前在舞台上的那样,富有魅力,而又火热。他看上去一点变化也没有,但是眼神的疲惫却彰显了他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他瘫坐在地上,身边摆了十个酒瓶。




    Joe一声不响的靠近,我知道他是想把Jack抓住。但我不知道怎么了,我不希望Joe抓到他,他看起来是如此无助,警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抓任何人。他有故事。我心想。如果他进了监狱,我就永远无法知道这个故事了。




    于是我拦住了Joe。Joe生气的看着我,他低声说:“干什么!一个杀人犯就在我们面前,你应该让我去抓他,这是抓他的最好时机,如果他清醒了——他又会逃跑。”




    “他不会的,如果他不想被你抓到,我相信他早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不会告诉你他在这里,对么?”我哀求他说,“让我和他说说话,等他说完再抓他,好么?”




    “你没有权利命令我做任何事情。”Joe冰冷的说,“你崇拜他吗?”




    “哦不,我只是看过几场表演——Please。十分钟。”




    “十分钟。”Joe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如果他跑了,你就会被开除。”




     我松了一口气。




     我靠近了Jack,Jack也看到了我,他勾了一下嘴角就又把眼光放到别处。两分钟后,他才开口:“你想知道为什么。”




    我点了点头。




    “没有为什么,Arthur欺骗了数百万民众,甚至差点害死Dylan,想要掌控全天下所有人的机密。他本来就该死。”Jack的声音有些颤抖,“看着他死去的样子我觉得爽极了。你跟你的上司借了十分钟,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会把所有Arthur的犯罪证据都交给他,然后他可以把我送上法庭,至于我为什么杀他根本不关你的事。”




    “不,Jack。呃,Mr.Wilder,你可以告诉我。我发誓,我绝对不说出去。我只是想听故事而已。八分钟后我会让他把你扔进监狱。”我开始有些着急,“七年前你们的演出我都看了,你杀他绝对不是因为那些原因,因为你们让他进了许多次监狱了,你杀他还有别的原因。”




    Jack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然后几乎是一瞬间,他就红了眼眶。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紧接着一片寂静。不知道过了多久,Joe上了楼梯,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用冰凉的手铐拷住了Jack的手腕。




    “十分钟到了。”








    


    


     Jack被送到警局之后,一切都不关我的事情了。我又做回了小职员。我以为一切都和我无关了。




    但我脱下外套,然后在内侧衣兜里发现了一封信。我记起Jack走的时候撞了我一下,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戴着手铐是怎么把信塞到我外衣内侧的。我左右张望,看没有人,就快速撕开信,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




    “尊敬的先生:


               我不知道我该怎样称呼您。您收到这封信,一定是因为我十分的信任你,希望你读到这封信之后,不要告诉别人。


               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我了,老实说,天启四骑士更像是我的家,我有四个好的不得了的兄弟,而我从来没有想过解散。哈,解散,这一切都是因为Arthur。


               他比以前更可恶,监狱不但没有让他知道教训,甚至让他变本加厉。


               五年前他出狱了,而在我们最后一次表演后,他绑架了Daniel。但他不知道Daniel是我的爱人。我心如焚火,我们用尽一切办法逃脱FBI的同时还要找到Daniel,这并不是件容易事,但是听我说,我愿意为Daniel付出一切,哪怕生命,所以,我们最后找到了Daniel。


               但是太晚了。我们赶到的时候——Arthur拷住了Daniel,在我的眼前把他推了下去。


               他不可能活着的。我立刻去救他,我叫Lula去喊999,但是没有用,等着Daniel再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已经没有呼吸了。老天——我已经不想再想起来了,总之这个该死的杀人凶手——Arthur Tressley,他必须死。


                没有人知道我们解散的原因,现在,你知道了。Lula劝我冷静,我们可以筹备一个骗局让他三进宫,但是我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耐心了。


                因为我一无所有了。我在东埃文街45号的楼梯拐角遇到的他,当时我还是一个小粉丝。我从来没有想过做他的爱人——我当然爱他,但是他是高高在上的,我觉得我不够格。当我觉得我够格的时候,他却已经离我远去了。


                于是我找到了Arthur,我把他的双手用双手拷住,然后把他塞进了盛满水的浴缸。我是看着他死去的,当他为了呼吸、痛苦不堪而不断扭动身躯的时候,我就在想当初落入水中的Daniel是不是也是这样,挣扎却无力、痛苦的死去。这让我更加恨他。我不后悔。但是我也没想过逃走,我知道你们很出色,解体了的四骑士什么都不是,所以我也不是死神,你们找到我轻而易举。


                 我终于报了仇,但我觉得还是不够。我决定要告诉公众一切他的罪行。最后我来到了东埃文街45号,这个我们相遇的地方,我待在那里,回想起我们经历过得表演。哈,真是该死,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因为我满脑子都是他死去的样子。——你能想象吗,那样一个做事缜密,而又不计后果的人,那样一个在台上掌控一切的人,现在消失了,就在我的眼前,而我却抓不住他。


                 后来,大概你们就找到了我,你也许问了我一堆话,但是我觉得我可能什么都说不出来。你们不会理解我的。如果你想知道故事,我想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不知道我会在牢里待多久,但相信我,哪怕结果是被送去做实验我也无所谓了,但我希望公墓No.1987号每年都能有朵玫瑰。对,一朵就好,记得写上是Jack Wilder.


                    祝安好。                                                                                      


                                                                                  你的


                                                                              Jack Wilder”




    我足足盯着它看了十分钟,才相信他说的所言不虚。




    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喝了大量的水,好让自己能够镇定下来。说实话,我特别想知道Jack在法庭上究竟会怎么说。仇视他的钱财么?不,他一定会像之前回答我的那样说,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减轻罪行,好出来之后去拜访Daniel。但是他仍然不知道法庭是否会给他减免刑罚,所以又留下痕迹,想找个靠谱的人帮助他完成这个心愿。




    而他看中了我。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我却开始希望他能够减免刑罚,这样我也就不用每年都花五美元去买一朵花。嘿,墓地可不是什么好玩地方,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躺过那些不幸的死刑犯呢?但是我已经收到了一个单方面的合同,而作为警察是不能毁约的。




    我叹了口气,拿起钱包走了出去。












    案件结束于第二个周四,Jack被判为十年有期徒刑。这是个好事,上一个杀人犯被判了三十年。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意味着很多事情,但是对我而言,我只用花50美元就可以完成一个人的”遗愿“。




    接下来的五年我开始履行这个承诺。我升了职,五美元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有的时候我还会在那里看见Lula和Merritt,他们不认识我,但是却也经常会给我抱以友好的微笑。




    我们一句话也不说。




    后来不知道哪一年,Jack出狱了,我已经成为警长,实在抽不开身去送玫瑰了。但我最后还是抽出时间去了一次,我发现Jack站在那里。他俯下身亲吻了Daniel的墓碑,用手抚摸着墓碑的边缘,最后蹲下去大声痛哭起来。我知道他是在遗憾自己不能把他去世的真相公之于众,而他该死的还要自己一个人承受一切。




    我非常想走过去安慰一下他,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Lula拍了拍我的肩膀。




    最终我没有走向前去,事实上我也不能走上前去。我看他哭的那么伤心,让我的眼角也有些湿润。




    黄昏后我离开了墓地,但是Jack还在那里。




    在此之后很久,我都没有再听见Jack的消息,大概这个案子是真的结束了,对于我,对于他。






END


    


其实不怎么算同人文吧,因为我都没有怎么说谈恋爱的事情,我也没有描写Janiel的感情戏,总之我换了很多梗最终只有这个写了出来,所以大家就当饭后甜点就好……


然后其实是给 @不知愁 的生贺,一不小心捅了刀,觉得对不起她……


顺便你觉得好的话,就麻烦点一下小红心或者蓝手~谢谢~  



评论
热度(37)
  1. 不知愁Persim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糊糊的刀(抹泪(躺倒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