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不想上勇者的精灵不是好盗贼 01

做人不能太冲动。
一个突然很想写的梗,后续大概在那遥远的未来。
全息网游设定,灵感来源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脑子里冒出来的“不知道所有所谓的智能NPC 都是真人扮演的吗?”
私设二设无数,没有逻辑,放飞自我,欢迎找bug但是大概不会改
角色属于他们自己,ooc都是我的锅
作者和Jack的粉丝滤镜加起来能绕地球两圈
好想改名叫挖坑不填(不)


1.
Jack看着地上分解完成的巨型蜘蛛的尸体渐渐透明然后消失,放松的舒了一口气。他扒尸扒的很干净,晶核、丝囊、毒牙、毒液、连硬壳都挑没有什么损坏的切了下来。

“系统:分解巨型蜘蛛完整度78%,分解术经验+15”

Jack先给自己缠了个绷带,再给分解出来的材料一个个放鉴定术,品质以普通为主,但也有不少精良。
还算不错。Jack点了点头,要不是分解术的时限只有一分钟,再多给他点时间,凭借已经快到高阶的分解术,以及剔骨和剥皮带来的加成,这些材料的品质应该还会再上去些。他翻看了一下背包,交掉任务之后剩下的不管是给铁匠或者给其他玩家都能换点钱。
Jack又坐了一会,等各项数值都恢复到满值,人类的伪装也没有问题,才小心的开启潜行。只要绕过了魔物扎堆的区域,剩下落单的碰到Jack都是送经验的命。

出了森林,再穿过无数摆摊的和求组队的,找到守林人,也就找到了传送阵。Jack交了两个银币,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卡吕城,熟练的在大街小巷里穿行,最后停在了一间古旧的店铺前。
店铺前没有门,而是一整块的石壁,正中是一张人脸的浮雕,五官精致连每根头发丝都雕刻的栩栩如生。Jack轻轻把手放上浮雕脸颊的位置,“下午好,古斯特大师在吗?”
那张美艳的脸,在Jack的触摸下一点点复苏,她先轻轻的蹭了蹭他的手,才睁开眼睛睡醒一般的打了个哈欠,“嗨,handsome,又见面了。老头子在里面。”
Jack熟练的掏出一块晶核放在人脸额头的位置,一被吸收石壁就裂出一条缝,正好把浮雕一分为二。
“要不是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给我再多晶核我也不会开门的,每次都要把自己一劈二真是太讨厌了。”
“是是,等会出去的时候也要麻烦你了。”
Jack把手放在门上用力一推,店铺里空无一人,他习以为常的直接向柜台后走去,拉开暗门走进了地下室。

地上了铺满了炼金材料,Jack小心的寻找落脚点,走到最里面,正好看到老者画下最后一道纹路,整个法阵闪了一下又敛了去,这道灵纹便是成功了。
Jack迎上去行了个礼,“古斯特大师,您之前要我收集的东西我都找齐了。”然后从背包里翻出一个包裹。老者接过包裹仔细的查看,“嗯,500个精良的蛛丝囊,没错。”Jack听到舒了一口气,500个精良的蛛丝囊,如果巨型蜘蛛在被分解前已经吐尽了蛛丝,那么这个蛛丝囊就是废掉了的,还要求是精良级的,他已经刷了快一个星期,都要有心理阴影了。但是作为一个连环任务的最后一环,这么费力,Jack相信最后的奖励不会差。
古斯特大师在身后的柜子里翻找了一阵,拿出一个古旧的小盒子。“这个就作为你的报酬吧。”
Jack打开盒子,黑色绒布上放着的像是一只造型怪异的手套,包住了整个手掌然后在手腕扣紧,整体呈暗红色,仔细看能找到同色的暗纹,而手掌那里是一个黑色的蜘蛛图案。

“蛛丝发射器:特殊物品,地精工程学巅峰水准的作品,蛛丝极限长度10码,最大承重500磅。恭喜离蜘蛛侠又近了一步。”

Jack很是激动,这样特殊物品的稀有程度很多时候都可以和传奇级的装备媲美,而在有些情况下特殊物品往往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对Jack来说有了这件装备他有很多高级地图就能去了。古斯特大师把盒子给了Jack之后就又开始专心工作,他行了一个礼就退了出去,在出门的时候又给了浮雕一块魔晶,门重新变得浑然一体,浮雕也沉寂下来不动了。

Jack来到城中心的拍卖行,把背包里的东西理一理,不要的都扔拍卖行,再去把消耗品补齐。肉痛的拿出了12个金币传送到了法洛斯平原。
根据盗贼公会里那本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大盗贼前辈留下的手札里的记载,曾经的密西亚帝国有一位公主突发疾病死在了婚礼前夕,而她抵得上一半国库的嫁妆都作为她的陪葬与她一起长眠地下。之后有盗墓贼打扰到了她的安眠,那位曾经的帝国明珠在杀死了那些盗墓贼后以幽魂的形式复活,一直游荡在她下葬的地方。据说那个地方怪石林立,很容易迷失方向。而Jack通过大量资料的查找和对比终于确认那块地方就是法洛斯平原的石阵。
这种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亡灵族打一般是打不过的,但是对盗贼来说,身负巨款的亡灵,特别是游魂这种感知弱又不主动攻击的类型,那可是练偷窃术的好对象。

Jack在石阵里转了几圈就看远远的看到了装束华贵的幽魂公主,他开了潜行慢慢摸过去,看距离差不多了就找了根石柱用上了新到手的蛛丝发射器,爬到能站住的地方不动了。

Jack耐心的等着幽魂公主飘过来,幽魂一点也没发现旁边的石头上趴了一个盗贼。
偷窃!
“系统:偷窃失败”
偷窃术就算失败了只要没有被发现就不会触发攻击,所以Jack淡定的等了一会锁定目标又丢了一个偷窃术。
“系统:偷窃成功,获得276枚金币”
不愧是公主,就这些金币这次就值了。幽魂公主有些焦躁的转头看了看四周又不安的走了两步。Jack放缓了呼吸又给自己用了一个遁形。幽魂公主什么都没有发现,又平静了下来,Jack立马抓住机会偷窃。
失败。失败。失败。
Jack重新开了潜行,然后发现剩下精力值最多只够他再用两个隐形或者逃命技能,他觉得有些不甘心。
偷窃失败。
又失败了,Jack决定不管了,给自己上了个消失然后不停的放偷窃术。
失败。
偷窃成功,获得一本布满蛛网的书。
失败。失败。
Jack不再注意跳出的系统提示,集中注意力紧盯着幽魂公主的状态,一刻不停的施展偷窃术,看着她一点点变得躁动不安,等到她直直的看向他所在的位置,当机立断使出逃脱,然后立马开了疾风步拔腿狂奔。等到他好不容易跑进传送阵回到卡吕城,差点没一下子瘫下来。

Jack来到了他在拍卖行里租的仓库,平复了心跳查看这次的成果,总共300多枚金币,一块稀有宝石,一张精神燃烧的药剂配方,一本书和一把钥匙。精神燃烧可以提高施法速度和法伤,对Jack这个盗贼没用,但是不管放拍卖行还是交易平台都能卖出好价钱。
钥匙是万能钥匙(伪),作为饰品可以提升开锁成功率5%,忽视宝箱等级+1。作为钥匙可以开暗金级以下宝箱三次。看到这样的属性Jack激动的不行,这把钥匙在他看来比神器也差不了多少,曾经的他不知道因为等级不够错过了多少高级宝箱,对于一个宝箱猎人来说没有比看得见开不了更痛苦的事了。
接着Jack拿起了那本书。
“系统:你拂去书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它。这是一本由德鲁伊语和古通用语写就的四骑士中的大德鲁伊Atlas的传记……”
“系统:你学会了德鲁伊语和古通用语。”

说到四骑士就不得不介绍一下背景设定。和平的天眼大陆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大魔王,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套路,勇者战魔王,而这次的勇者们是一个叫做四骑士的五人团。德鲁伊Atlas,祭祀Henley,圣骑士Lula,术士Merritt,元素法师Dylan。他们一路翻山越岭,砍过荆棘战过巨龙,最后明显是为下一部做准备的封印了大魔王,功成身退。而如今邪恶的气息再次笼罩了整片大陆,被称之为天选者的玩家们,就是预言中的救世主。
按理说这么套路的剧情已经在各路西幻游戏里已经玩腻了,但是架不住天眼大陆的噱头多啊,人物风景精致好看,自由度高人物头顶没有卷轴标记之类的了任务只能自己想办法触发,号称全智能NPC还具有唯一性,难度和可玩性都大大增加了。

话说回来,得到了这本传记的Jack……现在看上去就像是拿到了绝版美国队长签名收藏卡的科尔森。

曾经无数次坚定的拒绝了身边人发的关于这款游戏的安利,结果无意间看到了更新的资料片,就义无反顾的掉了坑,毫不在意他两边都很疼的脸。因为他对那个大德鲁伊Atlas,那个策划和美工笔下的人物,一、见、钟、情了!
但Jack进了游戏才发现,最虐的不是圣战是不知道几千年前的事,别说男神,连德鲁伊都传说是灭族了。
而是种族好不容易随机到了个据说和德鲁伊关系最好的精灵,最后吐血精灵竟然是强制光明阵营的种族,哪怕是中立也好啊。因为四骑士有留下类似亚瑟王的“哎呀我死了要大不列颠需要我的时候才能复活”的预言,而第二次资料片更新之后就出了大型阵营任务“魔族崛起”,但是限定中立和邪恶阵营!现在他只能看着几个月过去了,任务榜上完成度最高的也只是刚刚到一半的任务进度,心痛到变形。

Jack小心的把传记放进背包,打算找个好日子好好研究,最后拿起了那块宝石。鉴定术抹去了它的暗沉,不规则的形状,外层是纯净的透明,有烟雾般的绿色从中心的一点漫出来,随着方向的转动这些烟雾散开又重聚,就像……被困住了。施展的鉴定术只显示出了名字,被封印的自然之心,别的描述都是???Jack见找不到更多的线索就打算先放着,走了两步却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拉扯着他握着自然之心的手。他跟着这股力量找到了一颗……巨大的蛋,高度差不多到他腰。
Jack在记忆里翻找了好久才想起这是他曾经找到的一批海盗宝藏里的一件。其实说是蛋也不准确,因为这样东西更过分,鉴定术下去连名称都是显示问号,只是看着像,所以就姑且称之为蛋。
Jack能感觉到掌心的自然之心在变软,那层透明的外壳像是在阳光下的雪,一点点融化。那些绿色的烟直直的往那颗蛋飘去,一碰到就被迅速吸收。Jack能清楚的看到蛋壳变得越来越透明,现在看上去像是由无数丝线组成的茧,光华流转着被里面包裹着的一团吸收。而自然之心的加入让吸收的速度瞬间加快,里面隐约能看见一个蜷缩着的影子,最后吸收完了就看到跌出来一只……狼???

Jack愚蠢的长大了嘴巴,现在他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蛋,以天国的生物老师发誓狼是胎生的,就算是游戏世界也要遵循基本法好嘛!幼生期的小狼跌出来的时候被冲劲带着打了两个滚,好不容易晃悠着四脚着地了,摇了摇脑袋爪子有些不自觉地扒拉了几下耳朵,然后马上就僵住了。它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爪子,眼睛里满是惊讶,耳朵直直的竖起,浑身的毛都炸了。

“噗嗤。”Jack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看到小狼被吓到的跳了起来对着Jack做出攻击的姿势,还自以为凶狠的呲了呲牙。他连忙掩饰的右手握拳作势咳嗽了两下,然后做了几个安抚的动作,“放心我没有想伤害你。”然后把伪装宝珠的效果取消,露出尖尖的耳朵,自信于精灵自带的亲和力。他能感觉到幼狼在看到他的脸的时候,紧绷的气场一松,皱了下眉然后眯起了眼睛。Jack莫名感到背后一寒,有种不祥的预感。
赶紧抖了抖,又半蹲下身,“我叫Jack,你呢?“幼狼盯着Jack看了半晌,就在他的笑脸都要撑不住的时候终于低下头在地上划出了两个字母。
“D.A?”Jack抓了抓头发然后兴奋的右手握拳敲在左手掌心,几乎看到他脑袋上具现化亮起的灯泡,“邓布利多军——嗷!!!”

谁叫资料片里的新魔王长得那么像哈利波特,Jack顶着脸上的三道抓痕委屈的想。

TBC

***
我写的大概是起点流小言

评论(5)
热度(27)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