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NYSM】【JDJ无差】平流层

假装自己更新了,旧文一发完
当初得知卷老师有娃了之后的鸡血之作,ooc到了极点,自娱自乐
写完只觉得我现在去学画画还来得及吗
推荐bgm:薛之谦—绅士,单曲循环,一边写一边哭


Jack不远不近的跟在人流后面,向登机口走去。虽然觉得大概不会有人会注意到他,但Jack还是习惯性的压了压帽檐,飞快又隐蔽的四处张望一下。
四骑士已经解散了三年,而距离他的退出已经过去了五年。虽然Henley证实了退出是可行的,但是当初没人能想到第二个会是他。
不知疲倦的追赶,用尽一切的想要真正并肩,可还是累了,一腔热血还是因为得不到回应慢慢冷了,最后以厌倦收场。想学着Henley也洒脱点的离开,却在真正停下来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所谓的如释重负,只觉得茫然,无事可做无处可去。最后重新游荡在街头玩些曾经的小把戏,也说不清这些年到底是进步还是倒退。

五年的时间足以让Jack从最开始上街被粉丝认出来然后被追着跑了不知道几个八百米,到现在可以大大方方的去便利店不用做伪装。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花招,就算是有心放水,能识破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曾经的那些老朋友也从几个月约出来喝一次酒,到现在一年多都没有联系过。那几年的惊心动魄就像是已经模糊了细节的美梦,而现实平淡到无聊。
时间消磨一切。

Jack循着机票上的数字走到了座位边,发现靠窗的位置已经坐了一个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睡了一个人。他有些蜷缩进了座椅里,手却是规规矩矩的搭在小腹,宽大的黑色连帽衫挂在身上,帽子拉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看得到削尖的下巴,上面有些淡青色的胡茬,看上去有几天没有好好打理了。Jack只觉得面前这个人带给他一种微妙的熟悉感,特别是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简直就是该死的好看。Jack闭了闭眼,把脑袋里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清空,然后不知道是该嘲笑自己痴情,还是该觉得自己可怜。他学着邻座的姿势,把帽子往脸上一盖,决定一觉睡到目的地。

然后他就惊醒了。

肩头上的重量让他迅速明白了醒来的原因,Jack轻轻拍了拍那人的手臂,想要叫醒他。就看到那人无意识的蹭了两下Jack的肩膀,然后像是有些清醒过来,摇摇晃晃的直起身,Jack赶忙伸出手想扶他一把,却不小心拉下了他的帽子。
“啊,对不⋯⋯起”脱口而出的道歉像是哽在了喉咙口,眼前这张熟悉的脸让他恍如雷击。

“唔⋯⋯”那人揉了揉眼睛,声音是还带着几分睡意的沙哑,“该说抱歉的是我,这几天没有好好休息,原本只是想躺一会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你好,我叫⋯⋯Jack!”他面上现出几分惊喜,“好久不见!”

Jack不知道是该赞美上帝还是诅咒他,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好久不见。”那几个音节在他舌头上转了几圈又被他咽了下去,“Atlas。”他这么称呼着。

“真的是⋯⋯没想到会遇到你。我们已经⋯⋯嗯⋯⋯”Daniel皱了皱眉。“五年。”Jack抿了抿嘴唇,有点后悔这样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我们五年没有见过面了。”他和Merritt,Henley,Lula甚至Dylan都还有联系,除了Daniel。而其他几个人也都仿佛有了什么默契一样的没有让他知道。
“啊⋯⋯原来已经五年了吗,”Daniel有些惊讶,但又马上笑了起来,“时间太久我都要记不清了。你走了以后都不和我们联系。”说着又晃了晃脑袋,浓重的黑眼圈配上下巴上的一圈青色,给他多添了几分憔悴。
记不清了,吗⋯⋯Jack垂下眼帘,在唇齿间把这几个字磨碎了,心里生出几点恨意来,却又马上化为烟尘消散了。
因为,凭什么呢。
不过不敢说出口的暗恋罢了,又哪里来的资格呢。

“我差点忘了!”Daniel从座位底下拖出了他的背包翻找起来。Jack看着Daniel的动作,只觉得相比五年前,他简直就是活泼的过分,也陌生的过分。
“总算找到了。”Daniel把一张白色的卡片塞到Jack手里,Jack低头一看就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但是有两个单词清晰的像是要印到他的心里,“J.Daniel.Atlas”,“婚礼”
“哇⋯⋯这真是,没想到。”Jack的手已经因为握的太过用力而变得惨白,修剪平整的指甲死死抵住掌心,靠着阵阵刺痛尽力让声音不要颤抖的太厉害。
“哈,其实我也没想到。”Daniel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Jack的异样,“她怀孕了,然后我们就决定结婚了。”他面上做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可是Jack在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漫溢的炫耀。
“你们,是怎么遇到的。”Jack惊异于他竟然还能做出微笑这个表情。
“她最开始是我某一场演出的临时助理。”Daniel有些得意的挑了挑眉,“她可以钻过最小号的门,我就去邀请她做我的长期助手,她当然答应了。”
是啊谁能拒绝你呢,Jack在心里苦笑,表面上却还能保持面不改色甚至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问,“然后呢。”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她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交往,她说她是我的粉丝,就是为了我她才会去从事魔术相关的职业。”
“那你的回答呢?”世界欠你一座奥斯卡Jack。
“我当然是答应了。反正那时候我也找不到比她更配合的助手了。”
呵,假话。我也是你的粉丝呢。如果是我做你的助手的话绝对不会比她差。如果是我问出这样的问题你会答应我吗?Jack觉得现在有一部分的自己在和Daniel维持所谓多年不见的朋友应该有的交际寒暄,另一部分在不停的幻想如果换成是他,他和Daniel会有怎样的未来,已然疯狂。
“婚礼就在下周,要不是之前一直联系不到你,我一定会让你做我的伴郎。大家都会来,你也不能缺席啊!”
“我⋯⋯”飞机在这个恰到好处的时候降落,Jack立马作势被失重影响到说不出话,蒙混了过去。

下了飞机,Jack跟在Daniel身后半步左右的位置亦步亦趋,认真的用眼神描绘这个背影,认真像是要把衣服上的每一条皱褶都记清楚,认真到就像没有下一次机会了那样。
到了出口,Daniel转身抱住了Jack,Jack僵了一下,有些颤抖的伸出手环住Daniel。Daniel抱他抱得很紧,可Jack在触碰到连帽衫柔软的布料就不敢再动了。他怕,怕一旦真正抱住了面前这个人他就再不想放手了,可是他不能。这样若即若离的触碰大概也就维持了几秒,Daniel就松开了手,他笑着对Jack道别,“下周再见了。”
Jack回给他一个微笑,但是没有说话,手垂在两边紧紧握拳。
Daniel倒退两步向他挥挥手就朝出口走去了。Jack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身影变小,变远,最后被人潮淹没,他才转身扔了那张请柬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抱歉,Mr Atlas,今天的再遇已经花光我这辈子全部的演技,请原谅我唯独说不出祝福你们。
所以,再也不见。

评论(2)
热度(49)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