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愁

我不愿我老来泣不成声

【Newtmas】长夜尽头 01

在我忘了这个梗之前赶快开个坑
自设世界观 全是bug
架空 架得很空

1.
“Minho你确定都没有问题吗?”Newt大步流星地走在最前面,和身后的仆人们拉开了距离。面上是一副怒气冲冲地样子,嘴里却是压低了嗓音,小心地询问着身旁护卫的骑士。
“和Alby确认过了,商队进城的时候会有几分钟的空档。只要你速度够快就没有问题。”骑士把面罩往上推了推,“这么多年屁事没有,也没人管,城防军那伙人早就松懈地不行了。况且今天还是祈祷节的庆典,只要别被发现是你,他们喝酒打牌忙着呢。”
“很好,帮我把东西准备好就来找我。”说着抬高了声音,“你!去找Sonya,我要见她。”
“是,陛下。”骑士低下头行了个礼。

Newt一进房间就狠狠地关上了门,把其他人都拦在了外面。
桌上的花瓶里塞满了盛开的曼陀罗,哈,Janson的最爱。他扯下一片花瓣,嫌恶地看着它在手心迅速腐败枯萎,最后化为黑色的尘土。没有生命力的东西就算被用尽办法堆砌出来也顶多是个摆设,假的可笑。

Newt几乎狼吞虎咽地就把Sonya带来的饭菜一扫而光,刚才在庆典上他只需要做Janson的完美提线木偶,该微笑微笑,该挥手挥手,哪有心情吃东西。好不容易等到做戏的部分结束,他不想再在那里呆哪怕一秒。而大概是这几年Newt的乖巧听话让Janson放下了戒心,在他提出要回宫殿的时候只是挥了挥手,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推门声响起,Newt抬头一看,是Minho。他把手上提着的包裹摊开在了桌上,里面是一整套骑士盔甲,他熟练地帮Newt一件件穿上,露出了包裹底部的一团黑色。他小心翼翼地连底下那块布一起捧起,然后凑近Newt的脖子,看着那团黑色涌进Newt的皮肤最后留下一个模糊的乌鸦印记。
Newt想伸手摸摸脖子,被Minho打了下来,“不要乱碰,这是一次性的,你现在就用掉了我可没办法帮你再去弄一个来。”
Newt撇了撇嘴,拿过头盔带上,“那帮我谢谢Gally。”
Minho脱口而出,“要谢你下次回来的时候自己去。”
……
气氛突然一凝,Newt握紧了拳头、抿紧了嘴唇,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Minho看他这样,叹了一口气,后退半步单膝跪下,抬头看着Newt,眼神郑重,“光明在上,为了正义和理想。”
Newt看着他的样子,把脸上的表情也收了起来,伸手在Minho的额头缓缓画了个十字,“愿长夜有尽头。”

Newt挺直了背,他想着Minho平时的样子,步子迈得沉稳而有力。他想尽快离开,只要出了宫殿他成功的几率就有了大半,可也不能太过急切叫人看出破绽。索性还有不少骑士和仆人要往庆典的方向去看最后的烟火,Newt混在他们中,倒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顺利的不可思议。
但Newt虽然感叹,却也没有放松。跟在人群后面又走了一段路,等到街道越来越窄周围的建筑也越来越高,Newt四处看了看确保没有人在注意他之后,拐了个弯往边界的方向走去。
越靠近边界天色便越是昏暗,Newt跟随了Minho之前做下的记号在四通八达的街巷里穿行,在标记的地点脱下身上厚重的盔甲,并换上了预先存放在那里的暗色布衣和斗篷。再走出去没多久,便能隐约看见被黑暗笼罩的边界。
Newt把呼吸放缓,脚步放轻,观察着面前的几个城卫军。这是他第一次由衷地感谢Janson是个很在乎面子工程的人,那些课程和训练让Newt夜能视物,懂得潜行,能在城卫军的视线盲区里一点点朝边界靠近,并且恰好停在了他们的感知范围之外。Newt半蹲下身,手紧握住拳,眼睛死死盯着城门,等待他的机会。

没过多久,Newt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地行兽的吼叫。城门缓缓开启,长长的车队依次驶了进来,每辆车都蒙上了厚重的黑布,却也不能掩盖里面传出的嘶吼声和不绝的血腥味。
突然天上的光亮在一点点消失,黑暗从城外猛地涌进来。车队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庆典的方向。有一道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又四散开来,又有无数颜色不一的射向天空。
是每年庆典最后的烟火开始了。
Newt在心里默数,等到最后也是最大的的一束烟花消失不见,他迅速抚上脖子上的印记,让自己融入这短短几秒的全然黑暗中,往城外奔去。
穿过还堵在城门中间的商队,Newt也不去管他撞到了多少人。在踏过边界的那一刻他回头,正好看到城中的天上有一点慢慢亮起,撕破黑暗光芒万丈。
白昼重新笼罩了整座城。

—TBC—

评论(1)
热度(23)

© 不知愁 | Powered by LOFTER